贈花卿

[唐] 杜甫
錦城絲管日紛紛,半入江風半入云。
此曲只應天上有,人間能得幾回聞。
分類標簽: 諷刺詩
作品賞析
  這首絕句,字面上明白如話,但對它的主旨,歷來注家頗多異議。有人認為它只是贊美樂曲,并無弦外之音;而楊慎《升庵詩話》卻說:“花卿在蜀頗僭用天子禮樂,子美作此譏之,而意在言外,最得詩人之旨。”沈德潛《說詩晬語》也說:“詩貴牽意,有言在此而意在彼者,杜少陵刺花敬定之僭竊,則想新曲于天上。”楊、沈之說是較為可取的。
  在中國封建社會里,禮儀制度極為嚴格,即使音樂,亦有異常分明的等級界限。據《舊唐書》載,唐朝建立后,高祖李淵即命太常少卿祖孝孫考訂大唐雅樂,“皇帝臨軒,奏太和;王公出入,奏舒和;皇太子軒懸出入,奏承和;……”這些條分縷析的樂制都是當朝的成規定法,稍有違背,即是紊亂綱常,大逆不道。
  花卿,名敬定,是成都尹崔光遠的部將,曾因平叛立過功。但他居功自傲,驕恣不法,放縱士卒大掠東蜀;又目無朝廷,僭用天子音樂。杜甫贈詩予以委婉的諷刺。
  耐人尋味的是,作者并沒有對花卿明言指摘,而是采取了一語雙關的巧妙手法。字面上看,這儼然是一首十分出色的樂曲贊美詩。你看:
  “錦城絲管日紛紛”,錦城,即成都;絲管,指弦樂器和管樂器;紛紛,本意是既多而亂的樣子,通常是用來形容那些看得見、摸得著的具體事物的,這里卻用來比狀看不見、摸不著的抽象的樂曲,這就從人的聽覺和視覺的通感上,化無形為有形,極其準確、形象地描繪出弦管那種輕悠、柔靡,雜錯而又和諧的音樂效果。“半入江風半入云”也是采用同樣的寫法:那悠揚動聽的樂曲,從花卿家的宴席上飛出,隨風蕩漾在錦江上,冉冉飄入藍天白云間。這兩句詩,使我們真切地感受到了樂曲的那種“行云流水”般的美妙。兩個“半”字空靈活脫,給全詩增添了不少的情趣。
  樂曲如此之美,作者禁不住慨嘆說:“此曲只應天上有,人間能得幾回聞。”天上的仙樂,人間當然難得一聞,難得聞而竟聞,愈見其妙得出奇了。
  全詩四句,前兩句對樂曲作具體形象的描繪,是實寫;后兩句以天上的仙樂相夸,是遐想。因實而虛,虛實相生,將樂曲的美妙贊譽到了極度。
  然而這僅僅是字面上的意思,其弦外之音是意味深長的。這可以從“天上”和“人間”兩詞看出端倪。“天上”者,天子所居皇宮也;“人間”者,皇宮之外也。這是封建社會極常用的雙關語。說樂曲屬于“天上”,且加“只應”一詞限定,既然是“只應天上有”,那么,“人間”當然就不應“得聞”。不應“得聞”而竟然“得聞“,不僅“幾回聞”,而且“日紛紛”,于是乎,作者的諷刺之旨就從這種矛盾的對立中,既含蓄婉轉又確切有力地顯現出來了。
  宋人張天覺曾論詩文的諷刺云:“諷刺則不可怒張,怒張則筋骨露矣。”(《詩人玉屑》卷九引)杜甫這首詩柔中有剛,棉里藏針,寓諷于諛,意在言外,忠言而不逆耳,可謂作得恰到好處。正如楊倫所評:“似諛似諷,所謂言之者無罪,聞之者足戒也。此等絕句,何減龍標(王昌齡)、供奉(李白)。”(《杜詩鏡銓》)
(崔 閩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單復編在上元二年成都詩內。舊注:公有《戲作花卿歌》,此花卿即驚定也。【朱注】唐曲《水調歌》后六疊入破第二,即此詩,見郭茂倩樂府詩集》。

  錦城絲管日紛紛①,半入江風半入云②。此曲只應天上有③,人間能得幾回聞④?

  (江風,言音之清。入云,言聲之高。天上,形容歌舞之妙。《杜臆》:胡元瑞因李群玉有贈歌妓相同,因以花卿為歌妓。竊謂此詩非歌妓所能當,其為花驚定無疑。其人恃功驕恣,故語含譏刺。能得幾回聞,言其必不能久也。)。

  ①漢靈帝歌:“清絲流管歌玉鳧。”曹植詩:“齊謳楚舞紛紛。”②梁元帝詩:“江風當夏清。”曹植《七啟》:“長裾隨風、悲歌入云。”③古詩:“誰能為此曲。”《宣室志》:玄宗夢仙子十輩御云而下,列于庭,各執樂器而奏之,其度曲清越,殆非人世也。及樂闋,有一仙子前曰:“此神仙紫云之曲也。”樂府《隴西行》:“天上何所有。”④《列子》:“耳目所觀聽,皆非人間之有。”焦竑曰:花卿恃功驕恣,杜公譏之,而含蓄不露,有風人言之無罪,聞者足戒之旨。公之絕句百余首,此為之冠。

  楊慎曰:花卿在蜀,頗用天子禮樂,子美作此諷之,而意在言外,最得詩人之旨。當時錦城妓女,獨以此詩入歌,亦有見哉。

  此詩,風華流麗,頓挫抑揚,雖太白、少伯,無以過之。其首句點題,而下作承轉,乃絕句正法也。李白《蘇臺覽古》云:“舊苑荒臺楊柳新,菱歌清唱不勝春。只今唯有西江月,曾照吳王宮里人。”亦首句點題也。有在次句點題者,如杜常《華清宮》云:“行盡江南數十程,曉風殘月入華清。朝元閣上西風急,都入長楊作雨聲。”是也。有在三句點題者,如儲光羲《寄孫山人》云:“新林二月孤舟還,水滿清江花滿山。借問故園隱君子,時時來往住人間。”是也。有在四句點題者,如韓愈《楚昭王廟》云:”丘墳滿目衣冠盡,城闕連云草樹荒。猶有國人懷舊德,一間茅屋祭昭王。”是也。有一句二句點題者,如李白《秋下荊門》云:“霜落荊門江樹空,布帆無恙掛秋風。此行不為鱸魚鲙,自愛名山入剡中。”是也。有一句三句點題者,如李白《與史欽聽黃鶴樓吹笛》云:“一為遷客去長沙,西望長安不見家。黃鶴樓中吹玉笛,江城五月落梅花。”是也。有一句四句點題者,如皇甫冉《送魏十六還蘇州》云:“秋夜沉沉此送君,陰蟲切切不堪聞。歸舟明日毗陵道,回首姑蘇是白云。”是也。有二句三句點題者,如常建《三日尋李九莊》云:“雨歇楊林東渡頭,永和三日蕩輕舟。故人家在桃花岸,直到門前溪水流。”是也。有二句四句點題者,如孟浩然《濟江問舟子》云:“潮落江平未有風,輕舟共濟與君同。時時引領望天末,何處青山是越中。”是也。有三句四句點題者,如王維《送元二使安西》云:“渭城朝雨浥輕塵,客會青青柳色新。勸君更盡一杯酒,西出陽關無故人。”是也。又有兩扇立格,對起分承者,如少陵《存歿口號》云:“席謙不見近彈棋,畢曜仍傳舊小詩。玉局他年無限事,白楊今日幾人悲。”是也。
-----------仇兆鰲 《杜詩詳注》-----------
相關詩詞
1
[唐]
王維

《送元二使安西(渭城曲)》

渭城朝雨浥輕塵,客舍青青柳色新。
勸君更盡一杯酒,西出陽關無故人。
2
[唐]
李白

《與史郎中欽聽黃鶴樓上吹笛》

一為遷客去長沙,西望長安不見家。
黃鶴樓中吹玉笛,江城五月落梅花。
3
[唐]
王維

《渭城曲》

渭城朝雨浥輕塵,客舍青青柳色新。
勸君更盡一杯酒,西出陽關無故人。
4
[唐]
王維

《渭城曲》

渭城朝雨浥輕塵,客舍青青柳色新。
勸君更盡一杯酒,西出陽關無故人。
5
[唐]
杜甫

《存歿口號二首》

席謙不見近彈棋,畢曜仍傳舊小詩。
玉局他年無限笑,白楊今日幾人悲。
展開全文
鄭公粉繪隨長夜,曹霸丹青已白頭。
天下何曾有山水,人間不解重驊騮。
收起
6
[唐]
孟浩然

《渡浙江問舟中人》

潮落江平未有風,扁舟共濟與君同。
時時引領望天末,何處青山是越中?
7
[唐]
李白

《秋下荊門》

霜落荊門江樹空,布帆無恙掛秋風。
此行不為鱸魚鲙,自愛名山入剡中。
8
[唐]
常建

《三日尋李九莊》

雨歇楊林東渡頭,永和三日蕩輕舟。
故人家在桃花岸,直到門前溪水流。
頂部
10bet体育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