畫堂春·一生一代一雙人

一生一代一雙人,爭教兩處銷魂。
相思相望不相親,天為誰春。
漿向藍橋易乞,藥成碧海難奔。
若容相訪飲牛津,相對忘貧。
作品賞析
這首描寫愛情的《畫堂春》與納蘭容若以往大多數描寫愛情的詞不同,以往容若的愛情詞總是纏綿悱惻,動情之深處也僅僅是帶著委屈、遺憾和感傷,是一種呢喃自語的絮語,是內心卑微低沉的聲音。而這一首詞仿佛換了一個人,急促的愛情表白,顯得蒼白之余,還有些呼天搶地的悲愴。
詞的上片劈頭便是“一生一代一雙人,爭教兩處銷魂”,這樣的句子,并不曾經過眉間心上的構思,不過是脫口而出,再無其他道理。猶如一位女子,沒有絲毫的妝點,素面朝天,但因為有天姿的底蘊,耐得住人們去品味。明明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佳人,偏偏要經受上天的考驗,無法在一起,只能各自銷魂神傷,這真是老天爺對于有情人開的最大的一個玩笑。“相思相望不相親,天為誰春?”既然相親相愛都不能相守,那么老天爺,這春天你為誰開放?詞人的指天怒問讓人嘆息,他真是情何以堪。作者將古人詩句加以修改,運用得十分到位。駱賓王的原句想來并無多少后人知曉,但納蘭容若的這首詞卻是傳遍了大江南北。
下片轉折,接連用典。小令一般以頻繁用典為大忌,此為通例,而這首詞用典很講究,絲毫沒有堆砌的感覺。“漿向藍橋易乞”,這個故事講的是裴航樊夫人的詩句得到啟示,千辛萬苦娶到自己愛慕的云英。詞人用這個典故,其實是想說裴航那樣的際遇于他而言,也是有過的,但想來他也遇到了如同裴航一樣的大難題,可惜,沒有仙人指路,毫無解決辦法,故而苦悶萬分。“藥成碧海難奔”,即使現在有不死靈藥也是無可奈何,在詞人眼里,心上人正像月宮之中孤零零的嫦娥仙女,冷冷清清,與他天人永隔,寂寥半生。
之后所寫的“若容相訪飲牛津,相對忘貧”也是一個典故。傳說大海的盡頭就是天河,那里曾有人每年八月乘槎往返于天河與人間,從不失期,好奇的人便效仿踏上了探險之路。漂流數日后,那人見到了城鎮房屋,還有許多男耕女織的人們。他向一個男子打聽這是什么地方,男子只是告訴他去蜀郡問問神算嚴君平便知道了。嚴君平掐指一算后,居然算出那里就是牛郎織女相會的地方。詞人用這個典故,是想說自己雖然知道心中愛的人與自己無緣,但還是渴望有一天能夠與她相逢,在天河那里相親相愛。結句則采用了中國詩詞用典時暗示的力量,納蘭容若有意讓詞意由“飲牛津”過渡到“牛衣對泣”的典故,他是權相明珠之子,家產本不貧窮,現在用“相對忘貧”之語,無非說如果他若能同她相見,一個像牛郎,一個像織女,便是做睡在牛衣中的貧賤夫婦,他也滿足。
全詞直抒胸臆,落落大方,將一段苦戀無果乃至悲痛終生的感情完美呈現,絲毫沒有其他愛情詞中小女人式的委婉,表達了詞人縱然無法相守也保留著一線美好的愿望。
頂部
10bet体育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