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玉案·元夕

[宋] 辛棄疾
東風夜放花千樹,
更吹落,星如雨。
寶馬雕車香滿路。
鳳簫聲動,玉壺光轉,
一夜魚龍舞。

蛾兒雪柳黃金縷,
笑語盈盈暗香去。
眾里尋他千百度,
驀然回首,那人卻在,
燈火闌珊處。
作品賞析
【注釋】
  ①按稼軒弟子范開《稼軒詞》的編次,此詞當作于淳熙十四年(1187)前、閑居帶湖期間。然詞的內容卻極似臨安元夕風光。所以有人將詞的作期提到乾道后或淳熙初,以切合稼軒在京城的蹤跡。以其作期難定,權置于此。元夕:陰歷正月十五的晚上,稱元夕、元宵。因有上燈的習俗,也稱燈節。  上片寫景。天地空三者融匯一氣,燈月交輝,光流香溢,喧囂動蕩而如顛似狂、似癡如醉,一派承平歡騰景象濃縮于匹匹三十三字中。下片由景而入,然猶為結韻映襯鋪墊,“眾里”以下,這才全力一搏,翻出主旨,但仍不正面繪形,“那人”自甘冷落之孤高幽獨情懷,卻于“燈火闌珊處”深深自見。
  ②“東風”三句:描繪元夕焰火之燦爛。宋人《武林舊事》載臨安元夕時說:“宮漏既深,始宣放焰火百馀架,于是樂聲四起,燭影縱橫,而駕始還矣。大率效宣和(北宋徽宗年號)盛際,愈加精妙。”此言焰火乍放如東風吹開千樹火花,落時又如東風吹灑滿天星雨。按:一說“花樹”“星雨”,指樹上彩燈和空中的燈球。
  ③寶馬雕車:富貴之家的華麗車馬。香:兼指車上涂料的香氣和車中女子的脂粉香氣。
  ④“鳳簫”三句:描繪元夕樂聲四起,魚龍飛舞,徹夜狂歡的場景。風簫:簫聲若鳳鳴,以鳳簫美稱之。相傳春秋時蕭史善吹簫,秦穆公以女弄玉妻之,并為之筑鳳臺。蕭史吹簫引來鳳鳥,遂與弄玉升天仙去。(《列仙傳》)此處泛指音樂。玉壺:喻月,言月冰清玉潔。按:一說指白玉制成的燈。光轉:指月光移轉。魚龍:魚龍舞原是漢代“百戲”的一種(參見《漢書·西域傳贊》),這里當指扎成魚龍(鳥、獸)形狀的燈。舞:作動詞用。
  ⑤“蛾兒”兩句:描繪觀燈女子的盛裝情態。《宣和遺事》載北宋汴京元夕,“京師民有似雪浪,盡頭上帶著玉梅、雪柳、鬧蛾兒,直到鰲山下看燈”。《武林舊事》記南宋臨安元夕亦云:“婦人皆戴珠翠、鬧蛾、玉梅、雪柳……而衣多尚白,蓋月下所宜也。”蛾兒、雪柳:都是宋代婦女元宵所戴的頭飾,謂其麗裝出游。李清照《永遇樂》詞:“記得偏重三五:鋪翠冠兒,捻金雪柳,簇帶爭濟楚。”捻金雪柳即雪柳黃金縷,是一種以金為飾的雪柳。盈盈:儀態嬌美。暗香:女子身上發出的幽香。按:有人以為這兩句寫作者偶遇的一位姑娘,即下文的“那人”。
  ⑥眾里:人群中。千百度:千百次。驀(mò莫)然回首:突然回頭。闌珊:燈火零落稀少。按:梁啟超稱這三句:“自憐幽獨,傷心人別有懷抱。”(《藝衡館詞選》)王國維則以此為“古今之成大事業、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境界”中的“第三種境界”。(《人間詞話》)意為經過漫長的孜孜以求,終于有所發現,獲得事業和學問的成功。
-----------轉自“羲皇上人的博客”-----------
①元夕:陰歷正月十五日為元宵節,是夜稱元夕或元夜。
②花千樹:花燈之多如千樹開花。
③星如雨:指焰火紛紛,亂落如雨。
④玉壺:指月亮。
⑤魚龍舞:指舞魚、龍燈。
⑥蛾兒、雪柳、黃金縷:皆古代婦女的首飾。這里指盛妝的婦女。
⑦盈盈:儀態美好的樣子。
⑧驀然:突然,猛然。
⑨闌珊:零落稀疏的樣子。

【評解】

此詞極力渲染元宵節觀燈的盛況。先寫燈火輝煌、歌舞騰歡的熱鬧場面。花千樹,
星如雨,玉壺轉,魚龍舞。滿城張燈結彩,盛況空前。接著即寫游人車馬徹夜游賞的歡
樂景象。觀燈的人有的乘坐香車寶馬而來,也有頭插蛾兒、雪柳的女子結伴而來。在傾
城狂歡之中,詞人卻置意于觀燈之夜,與意中人密約會晤,久望不至,猛見那人卻在
“燈火闌珊處”。結尾四句,借“那人”的孤高自賞,表明作者不肯同流合污的高潔品
格。全詞構思新穎,語言工巧,曲折含蓄,余味不盡。

【集評】

彭孫遹《金粟詞話》:稼軒“驀然回首,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。”秦、周之佳境也。
譚獻《譚評詞辨》:稼軒心胸發其才氣,改之而下則擴。起二句賦色瑰異,收處和
婉。
王國維《人間詞話》:古今成大事業、大學問者,必經過三種境界:
“昨夜西風凋玉樹,獨上高樓,望盡天涯路。”此第一境也。“衣帶漸寬終不悔,
為伊消得人憔悴。”此第二境也。“眾里尋他千百度,回頭驀見,那人正在,燈火闌珊
處。”此第三境也。此等語皆非大詞人不能道,然遽以此意解釋諸詞,恐晏、歐諸公所
不許也。
《唐宋詞選析》人們稱贊辛棄疾的豪放沉郁的詞作,也贊美他婉約含蓄的詞作,這
首《青玉案》詞就是這后一方面的代表作之一,歷來多有美評。它的好,在于創造出了
一種境界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古代詞人寫上元燈節的詞,不計其數,辛棄疾的這一首,卻沒有人認為可有可無,因此也可以稱作是豪杰了。然而究其實際,上闋除了渲染一片熱鬧的盛況外,并無什么獨特之處。作者把火樹寫成與固定的燈彩,把“星雨”寫成流動的煙火。若說好,就好在想象:東風還未催開百花,卻先吹放了元宵節的火樹銀花。它不但吹開地上的燈花,而且還從天上吹落了如雨的彩星——燃放的煙火,先沖上云霄,而后自空中而落,好似隕星雨。然后寫車馬、鼓樂、燈月交輝的人間仙境——“玉壺”,寫那民間藝人們載歌載舞、魚龍漫衍的“社火”百戲,極為繁華熱鬧,令人目不暇接。其間的“寶”也,“雕”也“鳳”也,“玉”也,種種麗字 ,只是為了給那燈宵的氣氛來傳神來寫境,大概那境界本非筆墨所能傳寫,幸虧還有這些美好的字眼,聊為助意而已。
上闋,專門寫人。作者先從頭上寫起:這些游女們,一個個霧鬢云鬟,戴滿了元宵特有的鬧蛾兒、雪柳,這些盛裝的游女們,行走過程中不停地說笑,在她們走后,只有衣香還在暗中飄散。這些麗者,都非作者意中關切之人,在百千群中只尋找一個——卻總是蹤影難覓,已經是沒有什么希望了。⋯⋯忽然,眼睛一亮,在那一角殘燈旁邊,分明看見了,是她!是她!沒有錯,她原來在這冷落的地方,還未歸去,似有所待!
發現那人的一瞬間 ,是人生精神的凝結和升華,是悲喜莫名的感激銘篆,詞人竟有如此本領,竟把它變成了筆痕墨影,永志弗滅!—讀到末幅煞拍,才恍然大悟:那上闋的燈、月、煙火、笙笛、社舞、交織成的元夕歡騰,那下闋的惹人眼花繚亂的一隊隊的麗人群女,原來都只是為了那一個意中之人而設,而且,倘若無此人,那一切又有什么意義與趣味呢!
此詞原不可講,一講便成畫蛇,破壞了那萬金無價的人生幸福而又辛酸一瞬的美好境界。然而畫蛇既成 ,還須添足 :學文者莫忘留意,上闋臨末,已出“一夜”二字,這是何故?蓋早已為尋他千百度說明了多少時光的苦心癡意,所以到了下闋而出“燈火闌珊 ”,方才前后呼應,筆墨之細,文心之苦,至矣盡矣。可嘆世之評者動輒謂稼軒“豪放 ”,“豪放”,好象將他看作一個粗人壯士之流,豈不是貽誤學人嗎?
王靜安《人間詞話》曾舉此詞,以為人之成大事業者,必皆經歷三個境界,而稼軒此詞的境界為第三即終最高境界 。此特借詞喻事 ,與文學賞析并無交涉,王先生早已先自表明,吾人在此無勞糾葛。
從詞調來講,《青玉案》十分別致,它原是雙調,上下闋相同 ,只是上闋第二句變成三字一斷的疊句,跌宕生姿。下闋則無此斷疊,一片三個七字排句,可排比,可變幻,隨詞人的心意,但排句之勢是一氣呵成的,單單等到排比完了,才逼出煞拍的警策句。
相關詩詞
1
[宋]
李清照

《永遇樂·落日熔金》

落日熔金,暮云合璧,人在何處。染柳煙濃,吹梅笛怨,春意知幾許。元宵佳節,融和天氣,次第豈無風雨。來相召、香車寶馬,謝他酒朋詩侶。

中州盛日,閨門多暇,記得偏重三五。鋪翠冠兒,捻金雪柳,簇帶爭濟楚。如今憔悴,風鬟霜鬢,怕見夜間出去。不如向、簾兒底下,聽人笑語。
頂部
10bet体育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