破陣子·四十年來家國

[唐] 李煜
四十年來家國,三千里地山河。
鳳閣龍樓連霄漢,玉樹瓊枝作煙蘿,幾曾識干戈?
一旦歸為臣虜,沈腰潘鬢消磨。
最是倉皇辭廟日,教坊猶奏別離歌,垂淚對宮娥。
分類標簽: 豪放詩
作品賞析
【注釋】:

  1.四十年:南唐自建國至李煜作此詞,為38年.此處四十年為虛數.
  2.鳳閣:別作"鳳闕".鳳閣龍樓指帝王能夠居所.霄漢:天河.
  3.玉樹瓊枝:別作瓊枝玉樹",形容樹的美好.煙蘿:形容樹枝葉繁茂,如同籠罩著霧氣.
  4.識干戈:經歷戰爭.識,別作"慣".干戈:武器.此處指代戰爭.
  5.沈腰潘鬢:沈指沈約,曾有"革帶常應移孔...以此推算,豈能支久"之語.后用沈腰指代人日漸消瘦.潘指潘岳,曾有詩云:余春秋三十二,始見二毛".后以潘鬢指代中年白發.
  6.辭:離開.廟:宗廟,古代帝王供奉祖先牌位的地方.
  7.猶奏:別作"獨奏"
  8.垂淚:別作"揮淚".
  鑒賞
  這是李煜降宋之際的詞作. 上片寫南唐曾有的繁華.建國四十余年,國土三千里地.居住的樓閣高聳入云霄,庭內花繁樹茂.這片繁榮的土地,幾曾經歷過戰亂的侵擾.幾句話,看似只是平平無奇的寫實,但卻飽含了多少對故國的自豪與留戀.幾曾識干戈,更抒發了多少自責與悔恨. 下片寫國破."一旦"二字承上片"幾曾"之句意,筆鋒一疊,而悔恨之意更甚.終有一天國破家亡,人不由得消瘦蒼老.尤其是拜別祖先的那天,匆忙之中,偏偏又聽到教坊里演奏別離的曲子.又增傷感,不禁面對宮女慟哭垂淚.
  此詞上片寫繁華下片寫亡國,由建國寫到亡國,極盛轉而極衰,極喜而后極悲,中間用"幾曾","一旦"二詞貫穿轉折,轉的不露痕跡,卻有千鈞之力.悔恨之情溢于言表.
頂部
10bet体育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